首页 >  财经 > 从卖磁带萌生的生意经:一个初代“海归”造车记

从卖磁带萌生的生意经:一个初代“海归”造车记

更新时间:2019-10-22 00:40:23  点击数:4995

很少有人知道沈晖最早的“创业”实际上是从《经济观察报》记者邓丽君的一盘磁带开始的。"我一直有颗不安分的心。"沈晖说。

49岁的沈晖是上海人。他温柔体贴。他总是说得慢,总是微笑。他于2015年创立了威尔玛汽车公司,并担任其创始人和董事长,使威尔玛成为中国新兴汽车公司中最具代表性的前三大公司之一。沈晖有许多头衔。在中国汽车行业,他经历了从外资到中国企业,再到创业的完整过程。今年到目前为止,沈晖已经创业4年了,但他创业的种子已经播了30年。

沈晖出生在上海,但在改革的前沿广州长大。他父亲学习建筑,而他母亲从事土木工程。受父母的影响,沈晖年轻时一直认为建筑师很酷。这种家庭氛围使他年轻时渴望成为一名建筑师。在1987年的高考中,沈晖以600多分通过了华南理工大学。起初,他的专业是建筑。然而,在体检期间,他被发现有红、绿、弱的眼睛,不能阅读建筑。他被调到不受欢迎的工程力学专业。

20世纪80年代末是中国翻天覆地改革的开始。这时,各种新的思潮在大学中得到反映。尤其是商业文化的兴起给沈晖带来了冲击。工程力学不是他最喜欢的专业。沈晖经常想做别的事情。闲暇时,他说他经常加入学生会,组织各种活动。在此期间,沈晖发现了“一个企业”。

当时,港台文化的流行达到了顶峰。以邓丽君为代表的港台音乐风靡校园,音乐磁带是校园内最畅销的商品。沈晖的生意是“邓丽君”——他自己买空磁带、拷贝和录制音乐磁带,然后在学校的摊位上出售。有时,他还组织学生会的学生跳舞,卖票入场,一票20元。

有些人可能不理解这项业务的逻辑。在理工大学,男女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舞蹈是男人了解女人的好机会。所以舞蹈很受欢迎,他赚了很多钱。舞蹈的成功给他更多的灵感。他开始和学校的同学一起举办健美操比赛和烹饪比赛,并取得了很多成绩。这是年轻的沈晖的事。现在看来,它很像汽车巨头李书福的照相馆。

正是从复制的音乐磁带开始,沈晖对商业产生了兴趣。然而,沈晖毕业时仍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他还申请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全额奖学金,在美国攻读结构工程硕士学位。也许是因为他不喜欢结构力学。起初,他在加州大学沈晖分校攻读五年硕士学位,但两年后他选择中止学业。当时,他在堪萨斯电力照明集团的子公司klt Energy找到了一份项目经理的工作。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不去看医生,甚至冒犯了他的导师。

当时,只有24岁的沈晖觉得去公司,尤其是外资企业“做点什么”比做学术工作更令人兴奋。这是当时留学生的普遍想法。1985年,中国取消了“自费出国留学资格考试”。“出国留学热”正在全国迅速升温。所有在国外学习的人都是精英。自1994年以来,沈晖一直在许多跨国企业工作。30岁时,他已经是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博格华纳集团(Borgwarner Group)合资公司的总经理。

创业的决心

职业经理人的职业生涯给沈晖带来了名望和财富,但他经常感到苦恼。“我特别想利用我的时间和精力为整个社会和国家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沈晖说。沈晖心态的变化是中国社会变革的缩影,也是大多数留学精英思想变化的代表。新千年后,中国经济蓬勃发展,海归潮逐渐高涨。大量在国外工作的中国人开始回到中国工作,甚至创业。在这种思潮下,沈晖也决定回国。

2003年,33岁的沈晖开始担任博格华纳集团排放系统的亚洲董事总经理和中国总裁。2007年,沈晖担任菲亚特中国副总裁。两年后,他为菲亚特在中国找到了一个新的合资伙伴,并与广汽集团签署了成立合资公司广汽菲亚特的合同。但是为外国人工作一辈子有意思吗?沈晖问自己。特别是在职业经理人的职业生涯中,沈晖也看到了跨国公司的痛苦和限制,决定离开。

2009年,沈晖正准备开办自己的企业。那一年是全球经济危机后的第一年,也是中国汽车消费爆发的一年。当时,中国汽车零部件行业出现了许多机遇。例如,涡轮增压器和自动变速器等产品稀缺,利润率很高。然而,后来李书福找到了他,并要求他帮助吉利集团收购沃尔沃。作为当时中国资本出国的代表,该项目吸引了沈晖。"如果沃尔沃不成功,自己做点什么是好事."他说。

沈晖后来说,加入吉利几乎是中国企业的一次匆忙工作。当时,李书福问沈晖:“有一个大项目,你会来吗?”据说李书福给沈晖的薪水不比菲亚特高,但沈晖答应几天后加入。此后,他加入吉利集团,并担任吉利控股集团董事兼副总裁。

作为收购沃尔沃的关键人物之一,沈晖后来完成了从福特系统中剥离沃尔沃的工作。在他看来,“这是一份非常好的工作。生产一天都没有停止”。第二是帮助沃尔沃弥补赤字,转亏为盈。这两个目标在四年内成功实现。2013年,沈晖重返美国留学,逐渐淡出沃尔沃的核心地位。

他在美国哈佛商学院学习高级管理课程。当时,许多人说这是一门充满“魔法咒语”的课程——在这个班学习的人毕业后总是会变,要么换妻子,要么换工作。他笑着说,起初他妻子不让他去上课。最终,“魔法咒语”真的出现了。沈晖毕业后,他没有换妻子,而是决定换工作。“我要出去做点什么。”沈晖说创业的想法又一次诞生了。

沈晖创业的方向也与当时在加州学习有关。那时,每个人都在讨论互联网的未来。当时,手机屏幕、电脑屏幕和电视屏幕都满了,但车里的屏幕还是空白的。沈晖回到中国后,创业的第一个方向是汽车联网。2014年加入泰伯成为联合创始人后。围绕如何制造智能汽车,他制定了100多页的计划,“我们必须打破传统汽车行业的思维。”2014年也是中国互联网产业和制造业开始深度融合的一年。

今年,“互联网”趋势变得非常明显,在许多行业植入互联网基因是最受欢迎的事情。在汽车行业,今年发生了另一个变化。今年是新能源汽车消费的第一年,电动汽车消费开始大幅增长。此外,互联网公司开始进入制造业。今年,乐视的生态战略蒸蒸日上,而小米和华为等国产手机开始生效。中国制造业的未来开始受到前所未有的思考。

然后在2015年,一个话题在中国引起了热烈的讨论——虽然中国制造的钢笔种类很多,但它们甚至不能制造。小型圆珠笔不仅反映了中国笔业的发展,也反映了中国制造业的发展趋势。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中国制造业规模居世界前列,建立了一个门类齐全的完整产业体系。其自主创新报告卡,如高速铁路、大型飞机和超级计算机,吸引了极大的关注,是真正的大型制造国。然而,在“大国”之后,新的目标是“强国”。

要发展实体经济,我们必须搞好制造业。当前,我们必须特别重视创新动力,掌握和应用关键技术。从2015年到2017年连续三年,政府工作报告也对“中国制造2025”的实施提出了要求。中国制造业已经进入了一个变革的新时代。然而,中国汽车业正处于最后一轮增长热潮,而刺激市场的“鲶鱼”已经悄然诞生。沈晖创立的威尔玛无疑是其中之一。

做中国汽车工业的“鲶鱼”

在完成泰伯的事业后,2015年,沈晖宣布了他新事业的诞生——他将恢复他的汽车制造“旧事业”。申会想做的是制造电动汽车。后来,沈晖说他已经在上海虹桥一家酒店大堂的咖啡厅里完成了初始团队的筛选。

就这样,威尔玛汽车诞生了。沈晖告诉记者,“威尔玛”这个名字取自德国世界冠军。“在过去100年里,德国无疑是机械化汽车的‘世界冠军’,在当今绿色智能时代,我们将成为智能旅行领域的新世界冠军。”沈晖说。

“在传统体系中,很难将创新理念转化为现实。国家对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支持也是“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核心产业之一。沈晖说。WIMA的汽车制造理念揭示了沈晖25年的工作经验和反思。”到目前为止,我们中国要突破传统的动力系统技术还比较困难。非动力系统技术在世界上仍然不错。"

传统汽车公司“拐弯超车”的可能性非常小。沈晖认为像丰田这样优秀的公司很容易赚钱,但是很难改变。实质上,中国汽车企业与外国汽车企业的差距并没有缩小,知识结构和投资能力都不尽如人意。然而,今天传统汽车企业的全球危机似乎说明了这一判断的正确性。

"我们提供了一些新想法。"传统的汽车公司不想突破,也想突破,但是在突破的过程中,有许多更为谨慎和保守的想法,这导致了它们在约束中处处变化。然而,对于新成立的企业来说,情况就不一样了。特斯拉为新成立的中国汽车公司树立了榜样。但是威尔玛想要做的是超越特斯拉。沈晖决定为魏玛汽车(Weimar Motor)重建一个智能系统,重组价值链的全过程,从而提高供应链的周转效率,满足个性化需求。

这个想法不同于传统的汽车制造。传统汽车是卖方市场,但新车制造商希望成为买方市场,真正满足市场需求,并将汽车消费带入低碳出行阶段。将来,汽车可能只是旅行的一部分,甚至不再需要购买汽车。沿着这一思路,威玛汽车提出了“128战略”,即以核心电气架构扩展“STD”和“PL”2完整的车辆平台,推出8款主流纯电动乘用车。第一辆汽车于2018年上市。它超级划算的价格震惊了汽车业。沈晖和威尔玛也被称为“价格杀手”。

“消费的真正升级不是让用户购买更昂贵的产品,而是购买价格和质量更好的产品。”沈晖表示,威尔玛实现“优质优价”的能力在于其供应链能力。“光技术能力不够好。成本控制需要很多。”

事实上,沈晖很久以前就有了明确的理解。他认为制造一辆质量稳定、经验丰富、成本合理、安全可靠的汽车要比制造一辆手动超级跑车困难得多。威尔玛所要做的不仅仅是制造一辆汽车,而且还要改变公众的旅行生态和旅行体验。"威尔玛是智能新能源汽车的普及."在许多采访中,沈晖强调了他创办的公司的使命。他强调,“科学技术的伟大不在于超级,而在于普及。”在普及的同时,威尔玛想要做的是“向‘数据驱动的智能硬件公司’前进”

沈晖清楚地意识到,下一次汽车升级不仅仅局限于传统升级,还必须依赖最终用户行为产生的数据。沈晖认为,汽车电气化和自动化可以说是实现智能化的必要条件,也是未来技术创新频繁发生的领域。在一个万物互联的世界里,所有的硬件都将智能化、数字化和互联,纯机械驱动的传统引擎将像恐龙一样灭绝。传统汽车公司浪费了太多时间,因为没有大数据架构。未来,数据也将成为威尔玛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作为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过程中的新产品,新车制造商也在制造端建立新的模式。就汽车制造业而言,它实际上是一个技术密集型、资本密集型和人才密集型产业,是制造业金字塔型产业,是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代表产业。这些新企业在做什么?威尔玛认为,世界上只有少数几个高质量、灵活、信息化的制造工厂,但威尔玛实践了一种新的制造模式。

威尔玛未来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将是智能c2m(消费者制造商)。威尔玛希望提高用户的消费效率。第一,当购买汽车时,用户可以有更多的车辆配置选择,第二,在使用过程中效率会更高。因此,魏玛在建工厂时,会从零开始考虑c2m模式,这样用户就可以及时得到订单的反馈。

当然,威尔玛不是第一个提出这种模式的企业。然而,传统的汽车企业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制造系统和供应链管理系统,很难拆卸和重新开始,只能慢慢地、反复地进行改进。这给了威尔玛一生一次的机会,使威尔玛能够从头开始规划其供应链管理系统,使用户在购买和使用汽车时更加高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大多数制造企业在向工业4.0转型时,都强调制造业本身的升级和事物的网络化,但他们并没有在模型的基础上深入参与。

玩硬核的《权力的游戏》

当汽车首次制造时,沈晖和公司的其他联合创始人必须与客户一起运行,以了解驾驶体验、充电体验、通话需求等。沈晖认为,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上,还有一家领先企业在生产真正的产品。由于tob是供应链中最重要的能力,它不能完全满足用户的需求。

真正的龙头企业需要强大的制造业作为基础,而不仅仅是自动化和互联网。沈晖说,马薇工厂最大的优势是工业4.0标准,即c2m(客户对制造商)。未来,工厂可以通过互联网连接不同的生产线,根据用户需求调整供应商和生产流程,从而生产个性化的产品。

2015年至2019年是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关键一年。中国经济正在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它需要依靠更深入的改革、更高水平的开放和更一体化和更有效的创新来促进生产力的提高和现代经济体系的建设。从发展的角度来看,中国正处于一个新的十字路口。新增长势头的形成需要更有效的资源配置、减少环境影响和不断提高生产率。

就汽车工业而言,两组数据之间的比较是显而易见的。今年上半年,汽车生产和销售分别完成1213.2万辆和1223.3万辆,同比下降13.7%和12.4%。然而,同期新能源汽车的生产和销售保持快速增长,上半年累计销售614,000辆和617,000辆,分别增长48.5%和49.6%。“在政策引导和市场反转等诸多因素的共同作用下,行业内新旧动能的转化继续推进。”中国机械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陈斌指出,“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强了对机械工业稳定发展的推动作用。”

促进经济发展的新动能培育和新旧动能的不断转化得到加快。新能源汽车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动能”之一,正在为中国经济发展注入汹涌澎湃的动力。这台新发动机的背后是威尔玛带来的动力。一些媒体称这些新车制造商为“新车制造商”。威尔玛是当时三大最有前途的公司之一。到目前为止,威尔玛的交货量已经成为所有新车制造商中最高的。魏玛正走在一条新的汽车制造道路上,正如申会想象的那样。

精英海归沈晖经历了外国企业到中国企业的经历,见证了中国资本走向海外的关键一步。现在,沈晖已经两次在中国“创业”,重点是新兴产业。他见证了过去30年中国制造业的升级和变化,也是中国经济转型的见证人。在中国制造业迈向2025年和中国经济培育新势头的关键时刻,他也是“鲶鱼”之一。“新能源市场是一个硬核‘权力游戏’,新的汽车制造力量生存的唯一方式是从虚拟走向真实。”沈晖说。

“该行业为国家服务的理想是利用时间和精力为整个社会和国家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沈晖说。正是这种精神成为新中国70年持续发展的根本动力。

本文已被认证为“原创”,作者《经济观察报》已访问元本io,向[6do8q3y8]查询授权信息。

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