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译见||杨镇源:翻译研究元话语多种“转向论”之中庸观反思

译见||杨镇源:翻译研究元话语多种“转向论”之中庸观反思

更新时间:2019-11-07 21:06:53  点击数:587

本文来自:外语研究

作者简介

杨振源,博士,电子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研究兴趣:翻译与跨文化研究。

摘要:在打开研究视野的同时,各种“转向”也给翻译研究带来元话语风险。风险指向负面影响:在“转向”的鼓动下,研究者陷入“从心转向物”的惯性,导致理论思维的混乱和混乱。本文试图重新找回儒家的中庸之道,并通过论证得出结论:研究者应坚持中庸之道,采取“从身体中寻求对立面”的路线,以“不在发展”为支点,在“发展中而在发展中”的张力下,停止翻译界“心变物”的元话语风险,从而引导研究者进入“心变物”的状态,帮助他们获得自主性和立场感,释放强大的人文潜能。对于许多主要由西方学术界主导的“转向”,源于中国智慧的中庸思想为治疗认知疾病和提高研究思维提供了一种“传统中医”。

关键词:翻译研究;元话语;转弯;中庸之道

多年来,翻译研究经历了各种“转折”。在开拓研究视野的同时,“转向”也将翻译研究推向了“思维变物质”的元话语风险。如果重新发现中庸之道,将有助于调整“转向”的心态,以“不转向”的立场和“转向而转向”的张力,将翻译研究的元话语推向“从心转向实质”的境界,从而释放研究者的人文潜能,形成治疗“转向”带来的认知问题的“传统中医”。

翻译研究中“转向”和“从心转向物”的元话语风险

翻译研究的“转向”伴随着理论视角的转变。20世纪中叶以前,翻译研究大多基于视觉感知,缺乏严格意义上的理性特征。“修辞学理论指导下的西方翻译研究和中国古典美学指导下的中国翻译研究都倾向于强调感性,忽视理性,强调感性和忽视分析,对客观知识和理论持排斥态度”(吕俊,侯向群56)。自20世纪50年代末以来,罗曼·雅各布森、尤金·奈达、约翰·卡特福德和彼得·纽马克等语言学家将结构语言学应用于翻译研究,这给后者的理论视角带来了重大变化,并最终导致了“语言学转向”。这种转变代表着从松散的文学范式向严谨的结构语言学范式的转变——“他们把翻译问题带入语言学的研究领域,从比较语言学、应用语言学、社会语言学、语义学、符号学和传播学的角度提出了相对严谨的翻译理论和方法,从而开辟了翻译研究的新领域,为传统翻译研究注入了新的内容....他们在当代西方翻译研究中所代表的语言转变,在当代西方翻译研究史上开辟了一个理论层面”(谢天珍110)。语言学转向将感知分散的翻译理论纳入一个相对严密的逻辑框架,使翻译研究呈现出更加科学的研究思维。

随着语言学转向的进展,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开始注意到纯粹的文本内研究的局限。在 20 世纪 80 年代末,翻译学与文化学同时兴起,使翻译研究的理论视阈再次发生变化。两股思潮合力推动翻译研究产生“文化学转向”(方梦之 28),也被普遍称作“文化转向”。一些研究者开始从文本内的语言分析范式,转移至文本外的社会文化探索范式。在这一旗帜下,研究者发出宣言:“对于翻译实践的研究……已走出形式主义途径,并转向语境、历史与习俗这些更为广阔的问题”(lefervere

pk10注册送58 湖南快乐十分 pk10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