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民生 > 陕西一扶贫项目成开发商钱袋子 钱款被随意支取

陕西一扶贫项目成开发商钱袋子 钱款被随意支取

时间:2019-07-12 09:47:5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刺客 阅读:4244次

新华社杭州2月26日电题:小学生早上推迟上学:几家欢乐几家愁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关爱家园”项目在开发建设过程中,由于资金缺口巨大,工程长期陷入停工状态,开发商陕西玉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王某为了解困,以投资开发政府扶贫项目名义向社会募集资金。2015年7月29日,王某与几位社会投资人签订《垫资托管协议》,将“关爱家园”项目交给托管团队管理。对此,投资托管团队负责人向记者反映,自他们托管“关爱家园”项目后,发现之前的收支情况及账目管理十分混乱,开发商长期直接收取移民安置农户购房钱款,其法人王某还采取打白条、不记账等方式,先后挪用农户购房款数百万元,在他们发现的大量支出白条和票据中,甚至还有给当地某司法干部银行卡转账的票据凭证,其金额高达11万余元。直至“关爱家园”项目被托管团队接管后,王某仍在私下收取购房农户房款用于偿还其他债务,最终导致这个扶贫项目拖欠大量建设费用。面对如此之多的经济问题,托管团队从2016年下半年起,就不断向当地镇政府及公安等司法部门举报反映,但始终没有引起足够重视。此后,双乳镇镇政府虽然在小区里张贴公告,要求农户将购房款交到镇财政账户,但是并没有什么实际效果。

随后,记者找到承揽该小区建设的“陕西九州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项目部了解情况。据该项目部负责人任志佳讲述,2013年5月“关爱家园”项目开工建设以来,由于缺少相关审批手续,该项目多次被有关部门勒令停工,最长一次停工长达半年之久,加之开发商拖欠工程款问题严重,导致建设工期一拖再拖,原本一年多就能完工的项目,最后竟然用了三年多时间。至今,这个合同价格2000多万元的移民扶贫安置项目,竟然拖欠了近千万元施工建设费用,导致许多配套设施未能完善,就连起码的工程验收都无法进行。万般无奈下,他们只得以开发商违约为由,拒绝将建成的安置楼交付购房农户。

信息日报江西政读获悉,近日,江西省监狱管理局、戒毒管理局分别召开领导干部会议,省司法厅党组书记、厅长王国强出席并宣布省委决定:刘品韬同志任江西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提名省监狱管理局局长;邱荣飞同志任江西省戒毒管理局党委书记,提名省戒毒管理局局长。

而这些子分公司与白雪山家族人员密切相关。据称,白云房地产的实际持有人亦是白雪山的直系亲属,该公司近些年所开发的楼盘和储备土地数量惊人。

汉阴县双乳镇有群众向本报反映,当地一处涉及120余户村民的陕南避灾扶贫搬迁项目,自2014年立项建设至今,大量包含扶贫补助资金的农户购房款被开发商随意支取、挪用,导致这个民生项目出现巨额资金缺口,把好端端的一个扶贫项目搞成了“欠债工程”。时至今日,由于施工方被拖欠大量施工款项,不少已经交纳购房款的搬迁农户被拒之门外,而工程本身也因资金短缺,不仅许多生活配套设施没有修建,就连起码的工程验收也未进行。然而,按照我省有关规定,此类建设项目需由当地政府牵头实施,项目资金的管理与使用均有着严格规定。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双乳镇这个扶贫搬迁项目乱象频发,引发当地群众不满呢?春节前,记者赶赴当地进行了调查采访。

在双乳镇镇政府,一位镇领导面对“关爱家园”项目存在诸多问题向记者表示:他们也知道陕南扶贫移民项目责任主体是基层政府,但是他们这一届镇党委、镇政府班子到任前,这个项目就已经存在问题了,是开发商个人原因造成的项目资金出现缺口。他们这一届领导班子到任后,也曾经尝试整治过,但是开发商根本就不愿配合。同时这位镇领导也坦言,当初他们也是一心想把这个项目促成,让移民搬迁农户有新房住,并未采取一些强制手段,谁能料到会出现这么多问题,他们也感到很吃惊!

涉及广大群众切身利益的民生项目,尤其是关乎贫困群众权益的各类扶贫工程,不论从项目监管还是资金使用方面,都有着严格规定和审核程序。然而,汉阴县双乳镇这个陕南避灾扶贫搬迁安置工程,不知用了什么“法宝”,竟然逃脱了制度监管,大量包含扶贫资金的贫困群众购房资金,成了开发商的“钱袋子”,任由支取挪用,最终导致这个扶贫项目出现严重问题,成了损害群众利益的“欠债工程”。当前,从中央到各级地方党委政府,都在不断加大扶贫项目的投入力度,从移民搬迁工程到各种扶贫开发项目,为广大困难群众脱贫致富,乃至整个社会的发展进步起到巨大推进作用。只有把这些关乎社会民生的扶贫项目监管好,把扶贫资金运用好,坚决剔除那些利用扶贫项目侵害群众利益的苍蝇、蛀虫,才能让党和政府对广大贫困群众的关怀帮助真正落到实处。

在双乳镇用来安置避灾扶贫移民的“关爱家园”小区里,记者注意到多个单元门口都被贴上了《通告》,走近细看才知道是施工方因甲方拖欠工程款,要求购房户不得擅自入内,否则后果自负等内容。孙章运是在该小区购房的移民搬迁农户之一,面对眼前的这些通告他气愤地告诉记者:早在2014年初,他们家经过有关部门审核后,领到了每户5万元的陕南避灾扶贫移民搬迁补助款,并且与该小区开发商“陕西玉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购房合同,陆续将18.96万元购房现金交给开发商雇佣的财会人员。但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因为小区施工队反映没有拿到工程款,一直阻挡购房农户搬进新居,移民搬迁农户虽然心里气愤,但是又不愿与施工队发生冲突,只得向当地政府部门投诉维权,但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至今仍有多家农户住不进新房。

晨间5时许,江苏海事局紧急向长江下游水域的客轮、危化品船、客汽渡、大桥取水口等船舶和水上机构下发安全紧急通知,同时海事部门加大了巡航、检查力度,确保下游水域航行安全。(完)

大风呼啸下,今天北京气温降幅较大,最高气温将重新跌至冰点以下。北京市气象台预计,今天白天晴,北风四五级(阵风七级左右)转二三级,最高气温-1℃;夜间晴,北风二级左右,最低气温-9℃。白天风力大,风寒效应明显,公众出行请注意防风防寒,傍晚风力将逐渐减小。

解读:上世纪80年代以来,待遇不高的国有企业老总心态失衡,容易触犯此罪,是谓“59岁”现象。改革开放初期,为规避政策而戴上“红帽子”的民营企业家,由于企业产权登记状况与实际持有状况的不同,亦频频为此付出惨痛代价,甚至因为贪污、受贿罪而丢掉性命。为适应反腐需要,2009年《刑法修正案(七)》将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刑期由最高五年上调为十年。

体育投注平台